Kuchiki Ailey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绝路也作前路,前路不问归途

我俩国旗加身
像是一场永远看不到尽头的婚礼

爱好众多,(沉迷)Lolita、美妆、手工、嘻哈、追星、看书看番看剧看电影,想去学西语、法语

喜好作品范围较广,热爱的cp难以计数,不拆不逆

张继科
马龙
许昕
金钟国
Bigbang
Adam Lambert
红花会
Jony J

女权主义

等一颗番茄

小金人给我!

美国甜玉米:

老铁们接着跟我DP一起来看看这群没羞没臊的大老爷们儿啊!!

录音室 play,简直了!!

还有后续我改天放啊!




………………………………………………




鹿笙 饰 老万 @鹿笙. 




AA 饰 小白 @Turumiasa 




艾莉 饰 弹壳 @Kuchiki Ailey 




宫南 饰 贝贝 @宫南先生 




表情包 饰 丁飞 @仿佛听见有人夸我帅 




CC 饰 毕姥爷 @豆十三CC 




柠檬 饰 Mai @柠懵 




一曜 饰 star @一曜 




蝶子 饰 啊之 @蝶子xi 









哟哟哟这里是红太聚喝泼哈癌车团伙!




小金人依旧是我们的!!!

















是壳吉拉北鼻!

宫南先生:

【番外篇】

关于老刘老贝老白的语音内容。

请自行脑补👏(脑补多少字我们不管,反正刺激就行。)

以上。
导演:红太聚喝泼哈癌车团伙的所有火鸡们

剧本:也是他们。

参演人员

宫南 饰 老贝
艾莉 饰 老刘 @Kuchiki Ailey
鹿笙 饰 老万 @鹿笙.
AA    饰 小白 @Turumiasa
表情包 饰 丁飞 @仿佛听见有人夸我帅
CC    饰  姥爷 @豆十三CC
柠檬 饰  mai神 @柠懵
一曜 饰 星哥 @一曜
玉米 饰 DP @美国甜玉米
蝶子 饰  啊之 @蝶子xi

*【关于要表情包的问题。
   请关注微博:红花会_消防站】

*再说一下,我微博:宫南先生_

*谢谢喜欢❤️

奖杯给我!我还能演

美国甜玉米:

我,DP今天要挂一群没羞没臊在群里秀恩爱还开车的大老爷们儿!

老铁们你们看看这群人哟,简直了!!

剩下的我实在是没脸截了,等我缓一缓过两天都发出来给大家伙儿看看!


………………………………………………


鹿笙 饰 老万 @鹿笙. 


AA 饰 小白 @Turumiasa 


艾莉 饰 弹壳 @Kuchiki Ailey 


宫南 饰 贝贝 @宫南先生 


表情包 饰 丁飞 @仿佛听见有人夸我帅 


CC 饰 毕姥爷  @豆十三CC 


柠檬 饰 Mai @柠懵 


一曜 饰 star @一曜 


蝶子 饰 啊之 @蝶子xi 




哟哟哟这里是红太聚喝泼哈癌车团伙!


小金人是我们的!!!









要哭了

宫南先生:

宫南日常夸(碎碎念)


 


 


朋友在耳边说着刘嘉裕,三句不离。


 




坐地铁上反省了一下,她是什么喜欢刘嘉裕的。应该先总是听我嘴里提起他的名字,再到那天1912的《凌晨三点钟》,我觉得她快陷进去了。


 




她在地铁上问我“你说刘嘉裕哪好啊。”


 




地铁飞速的划过轨道,声音很大。头发被灌进来的风吹起,我们得下站,我告诉她“他哪都好。”


 




谈起刘嘉裕原谅我能想到的都是他的相声,他的口音,他的说话方式。但都是可爱到不行。


 




关注红花会的那个时候,我刷微博看见那句话“黑怕养不起我,那我养着黑怕。”深夜我的心被一惊。


 




谁啊,说话这么狂妄,像是年少轻狂不打草稿的表白。


 




K9999,弹壳,刘嘉裕。


 




然后这个名字被我记在了心里。


 




朋友过马路总是要牵着我的手,说有安全感。我把手分给她,属于我的东西我从来都大方的再分给别人一点。


 




我看她好像明白为什么她突然爱刘嘉裕这么无法自拔。


 




19岁,富二代,科班出身,一个广东人非要在西安的土地上散发光热。他成功了,提起红花会大家都是,哦知道知道,弹壳牛逼。提起弹壳,哦哦哦知道红花会嘛。


 




刘嘉裕一门心思的爱着黑怕,像是这辈子第一次爱一个人,我尊敬他。


 




“喜欢一个人是不会只去看他的表面的。”是的啊,得透过这个人的眼睛去看内心。


 




透过刘嘉裕的眼睛我看到了什么呢?我想了想,看到的大概是美好的未来,看到的大概是那些所谓的不好的过去,看到的大概是红花会的一群哥们,看到的大概是他的一切柔情似水。


 




当你认识这个人之前,你无法想象一个唱着你认为的黄暴的歌词的人,也能温柔的唱着“在你家楼下等你下楼。”


 




你无法知道,一个表面上看起来怼天怼地像是黑社会老大的人,也会穿着连帽衫把拉链拉到顶,耍宝。






你无法知道他表面上看起来很凶,很不好相处。其实他很爱笑,很宠着自己在乎的人。


 




朋友还在说着刘嘉裕怎么样好,我点点头说我都知道。


 




我告诉她,我其实有点嫉妒刘嘉裕。


 




你看啊,李京泽把红花会纹在自己的手臂上,那张图片里李京泽在笑,没有后悔。


 




你看啊,王昊白曜隆也几乎是三句不离红花会,自我介绍里红花会挂嘴边。


 




你看啊,丁飞娄云鹏大概是把红花会融进自己血液里了。


 




你看啊,mai神毕冉说不是自己的作品好,是因为身边这群哥们好。


 




红花会是刘嘉裕的,而刘嘉裕是红花会的。


 




我喜欢到不行。


 




朋友用清风明月形容他,我说不恰当,刘嘉裕这个人啊,你找不出什么词形容。


 




但是用到他身上的,一定得是最好的。


 




艾莉说“刘嘉裕只是长大了。”


 




这句话勾的我好像看见了一幕幕,他一路走过来的画面。


 




青春年少爆裂任性,温柔深情溺爱无边。


 




我告诉朋友,刘嘉裕那么好,那你得一直喜欢下去啊。


 




她笑着“当然了。”


 



凌晨三点钟

现在刚好是凌晨三点钟。
之前看了知乎,睡不着。

好久没这么夸过人了。大概我是真的很喜欢刘嘉裕吧。不过也许叫表白更合适吧。

群里的朋友总说我是闭眼吹、无脑吹,不管什么情况都能吹得下去。可我是真心实意地喜欢他。即使那些看上去傻傻的瞬间,我都觉得他可爱。

我第一次写这种东西,也第一次做太太粉。

我很难说一下子喜欢上谁,感情总是慢慢的,平平淡淡的。我从来没有在喜欢上谁六个月之内梦到过他。

刘嘉裕,是个意外。
上午我睡觉的时候,突然就梦到他了,然后我很快就惊醒了。
他太好了,好到让我感觉无论如何我都是得不到他的。

我会很感谢这个夏天,即使发生了很多我不愿意面对的事,我依然在这个夏天爱上了红花会,爱上了刘嘉裕。

在我心里,他是最温柔的人。
他什么都知道,他看的最透。
他照顾好每一位兄弟,不管谁被围攻陷入低谷,他总是第一个挺身而出。
然后,他也能摘下金链子,遮上纹身,去给孩子们弹琴。

他有着最诱人的嗓音,每一首歌都好得让人无话可说。他的词,坚毅又充满力量。有着一股一定要做下去,直到成功的劲。

他当然有着年少轻狂。他的歌无一不透露着这一点。可他也有所收敛,因为刘先生肩上扛起了hiphop。红花会成立时,他才刚刚十九岁。从无所畏惧莽莽撞撞,到现在成熟稳重名震八方,中间的一切他自己扛。

b站弹幕里曾经说贝贝只是长大了。
可我想说,甚至都没人说过,刘嘉裕他也只是长大了。

台上的他,兄弟们身边的他,粉丝面前的他,可以很高大。可当他窝在沙发里写词时,就知道他还是个少年。戴着耳机,倒扣着帽子,左手拿笔,调换着歌词的位置。

那天看到了几张他大概十几岁的照片,身上没有任何纹身,我差点哭了出来。原来那就是年轻的、青涩的他的模样。能见到那样的他,真好。

我爱的人是K9999,是弹壳,是AKA大官人。
是刘嘉裕。

【百万】liar

大概是人生中收到的第一篇贺文吧,有点幸福

宫南先生:

occ属于我
勿转出lof不要上升真人
城市都是自己瞎鸡巴编的


你们温柔至极





“you are a liar.”



0.


王昊喜欢南城这座城市,喜欢南城什么呢。喜欢南城的吃的,喜欢南城的风景,喜欢南城随处可见的甜品店。



喜欢南城说话温柔细语的男孩子。



是来南城散心的,工作的事情让王昊身心疲惫,想找个地方放松心情。



租的房子在图书馆边上,南方的房子之间的间隔挨的很小,离对面那栋楼就一个对窗的距离。伸手就可以敲到对面的窗户,聊聊家常,问问儿女的情况。



最近自己对面住进了一个男孩子,王昊没见过他长的什么样子,但是对窗经常半夜了还会亮着灯。



1.


王昊在看书,书里的内容让他昏昏欲睡,懒得挪到床上
睡觉,干脆就裹着毯子躺在了沙发上。



这是王昊第一次被吵醒,对窗那边的声音很大,传到了他这里来。



他裹着毯子走到窗边,听那边的人在读英语,是一篇很长的文章,对面的人读的磕磕绊绊,有几个单词的发音完全错误。



他敲了敲对窗。



“有事吗?”打开窗户的是一个男孩,剃着板寸,笑的很阳光。明明是阴雨天,王昊硬是觉得有一道光照了过来。



“你读英语的声音太大了,吵到我了。”王昊的语气里带着慵懒。男孩连忙道歉,希望王昊可以谅解自己。



“没事没事,不过这么晚了,还在学习啊。”王昊点燃了一支烟。



“是啊。得考试。”男孩咬了咬下嘴唇,然后笑着回答王昊。



“再怎样也得注意休息。不早了,得睡了。”王昊对着男孩敲了敲手表,把窗户关上了,过了会看见对面的灯灭了,也没了读英语的声音。



能睡一个好觉了。王昊躺在床上闭上眼。



2.


算命的说白曜隆和南城有缘。



所以白曜隆考大学的时候没考上南和大学,差了好几分,去了南城的底下的一个小城市淮景。



他每天都会骑车从淮景骑车到南和大学旁边的甜品店买一块蛋糕,再骑车回去,乐此不疲。



大学毕业的时候白曜隆把南城摸了个遍,哪都熟悉。他要考研究生,考到南和大学,那是他的梦想,他不想放弃。



去中介所的时候一眼就看上了这间房子,靠着南城图书馆,居住环境处于老城区,但是安静,白曜隆连房子都没看就直接给了钱。



老城区的房子挨得紧,连给人走路的地方都没有。白曜隆看见了房间的对窗,推开一伸手就能碰到对面的水泥台。



他想着对面住的是个什么人啊。



晚上白曜隆在看英语阅读,从学这门学科开始,这就成了白曜隆的死穴。高考要不是因为英语拖分,现在的他应该是南和大学的毕业生。



他看见对面的灯亮了,已经很晚了。他想,对面住的人这么忙吗,这么晚才回家啊。



对窗上糊了一层报纸,白曜隆推开自己的窗户,看着对面。捧着英语阅读,念着“I remember frist time we met....”报纸把那人的身影印在窗户上。



白曜隆看见他坐在沙发上,端着一杯东西,电视里面在播相亲节目。



白曜隆站在窗台边听完了一个男嘉宾的整个相亲过程。不懂为什么最后还有女嘉宾愿意跟他走。



晚风吹得白曜隆打了个哆嗦。突然他想学着抽烟了。




3.


王昊觉得住在对面的那个男孩很有趣。怎么说呢。



今天傍晚王昊在吃外卖,手里翻着从图书馆带回来的书,烧菜大全。他想学着自己做饭。



有人敲门,那口面条卡到嗓子眼,差点咽不下去。



门口站着的是住在对面的男孩。“对不起,我怕今天也吵到你。所以来问一下。”



嘴边还残留着番茄酱,“哦,我在吃东西。你没有吵到我。”



男孩笑着说抱歉打扰了。



可就是那个笑让王昊不知道怎么了,说鬼迷心窍也好,说是故意的也好,他留下了那个男孩。



“吃了吗?”“没呢。在看书”“那一起吧。”



那一起吧。一起吃个饭聊聊天。



男孩先是愣了好久。王昊觉得明明已经到了傍晚,为什么太阳的温度还是很高,要不然脸颊上怎么会这么热。



“好啊。”



许是太过寂寞了,南城虽好,每个聊天的人照样是寂寞。王昊喜静,但又喜闹,喜欢那种身边只有一个人的闹。



男孩在吃王昊从超市买来的饭,是现成的放在微波炉里热了会。他吃的很香,埋着头吃,偶尔抬头看坐在对面的王昊,突然想起了什么。



“我叫白曜隆,曜是日翟曜,光芒的意思,隆是隆冬的隆。”



“王昊。”



4.


白曜隆像个定点站岗的战士。


从晚上八点就开始站在窗台边等着,等王昊,等那一句“嘿,过来一起吃饭吧。”



那个人总是晚上十点回来,白曜隆却八点就开始等。



对面的灯亮了,白曜隆赶紧把窗户关了起来,他在期待。“咚咚咚”窗户被敲响,他看了眼钟,今天王昊比平时回来的要早一些。



他装作淡定,打开窗户,“晚上好。”



他看着王昊吐着烟,和他说“嘿,过来一起吃饭吧。”



门是给白曜隆留着的,他进门关门,换鞋,像是主人一样。



“我总不能老是蹭你的,要不这样吧。以后你也别到外面买了,干脆我做饭给你吃。”



王昊点烟的手一停,“你还会做饭?”



“当然了。”



白曜隆一直在说自己做饭多么多么好吃,自己做的饭如何如何让朋友臣服。



“好啊。”王昊淡淡的说了一句。



“嗯?”突然的话打断了白曜隆正在吹自己的语句,“我说,你以后给我做饭,挺好。”



“嗯。“白曜隆的话有点多,王昊不嫌吵,倒听愿意去听。



他没发现他的耐心全部用在白曜隆身上了。



5.



王昊发现自己家门口蹲着一个人,吓了一跳。



在外面喝酒喝的有点晚,想着说好白曜隆每天要给他做饭吃来着,连忙赶了回来。



他在楼下的时候看见白曜隆家的灯没开,觉得也是这么晚了小孩应该睡了。



走道的声控灯怀了,王昊只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蹲在那。“你回来啦。”



声音里带着疲惫,略有关心,还有一丝抱怨。



这是等着我回来?王昊皱眉看着眼前的男孩。白曜隆蹲了太久,站起来的时候一下没站稳,被王昊抱住了。



“小心点。”



王昊坐在沙发上,白曜隆在厨房给他做饭。“小白,能给我倒杯蜂蜜水吗?”



“好,等会啊。你先靠一会吧,马上就好了。”



酒精让王昊发昏,只想睡觉。白曜隆的蜂蜜水倒来的时候王昊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眼睫毛很长,睡得很安心。



白曜隆把蜂蜜水放在桌子上,替王昊把毯子盖上。



夜里很安静,白曜隆有个小秘密,他喜欢王昊。



6.


应该是从他留自己在家里吃饭的时候有好感的。



再后来自己带着私心提出要去他家给他做饭,他答应。



今天王昊到了点还没有回来,白曜隆以为等会就会回来,又等了一会。还是没有,他好像突然就患了被害妄想症,脑子里全是王昊出事的新闻。



他披了件外套,往王昊家里去。敲了门不在家,干脆就蹲在王昊家门口等他回来。



晚上的空气有些冷,白曜隆身上的衣服抵挡不住。理智问他为什么要遭这个罪,何必呢。



可行动告诉他,你得等他回来,看他安安全全的回来才行。



被王昊抱住的时候白曜隆红了眼眶,他想开口“你终于回
来啦,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又被自己硬生生的憋回去。



王昊在睡觉,睡在白曜隆身边,呼吸很平稳。



半夜的时候,王昊醒了,白曜隆坐在他身边,看着他。



“我能亲你吗?”白曜隆凑过来问王昊。



王昊半眯着眼,望着白曜隆的眼睛。



“好。”



白曜隆的吻是青涩的,颤抖的唇吻上王昊的时候,王昊心里感受到了一阵悸动。他谈了那么多场恋爱,没有因为一个吻这样的感觉。



白曜隆只是停留在他唇上,没有更加过分的动作。



“没人教过你吗,你接吻的动作不对。”王昊抵着他的唇,缓缓开口,白曜隆摇摇头。



“那我教你好了,记得给我学费。”王昊扣住白曜隆的后颈把他压向自己,舌头伸进白曜隆的口腔,和他纠缠着。



白曜隆抵着王昊的额头,“我喜欢你。”



比起那句要亲他,这句话就严重多了,王昊开不起这个玩笑。



7.



王昊听了太多的这样的话,上个男孩拉着他的手说我喜欢你,第二天花掉了他卡里三万块钱。



甚至他害怕听到这样的话。



白曜隆的心思他怎么可能看不明白。就是太明显了,白曜隆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小动作,他不会掩藏情绪,喜欢自动跑了出来。



白曜隆和小太阳一样,围绕在王昊的身边。明明就是一样的菜,一样的调料,白曜隆做出来的就是好吃。明明就是一样的蜂蜜,白曜隆调出来的蜂蜜水就是甜就是好喝。



听白曜隆读英语,挑几个不对的地方说他错了。他总是会丧着脸让王昊不要那么严格,就当他是对的,不想从头再来一遍。



王昊笑着说“那不行,我得对你负责。”



白曜隆给他做完饭后都会等他吃完,洗完,收拾好才离开。有次太晚了,王昊让白曜隆留在了自己家,醒来的时候王昊发现白曜隆和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而他正抱着自己。



慢慢的挪到了沙发上,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白曜隆的英语单词背到了L开头。王昊抽着烟问白曜隆单词,“骗子。”



“啊?”



“啧,骗子的单词。”



“liar,l-i-a-r,骗子。”



王昊望着那两个字,心里一阵不舒服。“就背到这吧。”他摸了把白曜隆的头,说自己要去睡会。



我在逃避,王昊自己承认了。



8.


白曜隆得去考研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



“你会去考场等我吗?”白曜隆一脸期待的问王昊。



“有时间就去。”然后王昊从开始等到了考试结束,看到白曜隆说我才到,顺路过来接你。



他们去了南和大学边上的那家甜品店。白曜隆替王昊点了一份椰汁芋圆,自己要了一个蛋糕和奶茶。



他们像刚放学的学生,一天的学习身心疲惫,只想找个甜品店吃点甜的,好好犒劳自己。



“你尝一口。”白曜隆举着小勺子把蛋糕递到王昊嘴边。



“贼腻。”“但是好吃啊。”



白曜隆唇红齿白,蛋糕沾在了他的'嘴边,王昊想起了那个吻。



“骗子。”他心里告诉自己。



9.



白曜隆最近赖在王昊家不走,就说自己钥匙丢了。



“我要是能考上......”“你一定能考上。”



“嘻嘻,我考上以后,还能住你这吗?”王昊被问的懵了,考上研究生的话,白曜隆就得去住宿舍了。



“你不去住宿舍?”



“我不想去”白曜隆撅着嘴,摇摇头。



王昊把烟掐了,对白曜隆招招手,“过来,我亲一口。”



白曜隆乖乖的凑上去,他跟着王昊学会了耍花样,把王昊吻到快呼吸不上了才放开。



“不错啊,出师了。”王昊靠在白曜隆的肩膀上。阳光很好,照进了房间里,他们就这样靠着,说说话,能从早上一直到下午。



从那天以后白曜隆就没说过我喜欢你,他换着方式表达。



给王昊煎的蛋是爱心,给王昊喝的椰汁里加了一勺蜂蜜,晚上总会给王昊盖毯子,冰箱里的酒被清走了王昊不适合喝酒。



他不确定王昊也喜欢他。但他从来不怕自己付出的感情多很多倍。



10.



他们做爱了。



没有喝醉。就很正常的,接吻,上床。



床上王昊疼的把白曜隆背上抓了几条印子。他记得白曜隆高潮的时候在他耳边说“liar。”



“白,白曜隆,你轻点弄成吗,我腰受不了”



“liar.”



王昊醒来的时候觉得头比宿醉还疼。然后他看见了睡在身边的白曜隆,脖子上一个个吻痕。那是他弄出来的。



白曜隆还在睡觉,王昊转了个身,背对着白曜隆。他想抽烟,却想起昨晚白曜隆因为这个和他吵架然后用吻堵住了他的嘴。



手臂从后方环绕上来,把王昊圈入怀里。



“you are a liar.”白曜隆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我不是。”



“you are a fucking totally liar.”



“白曜隆,我说了,我不是。”



“我听见了。”



王昊纳闷白曜隆听见啥了,他刚想问。脑子里想起的是他底喘着喊着白曜隆的名字,让白曜隆低个头他要亲他。



脑子里回响的是自己的声音,他亲完白曜隆,笑着告诉他,我钟意你。



不喜欢听喜欢,没说不喜欢听钟意啊。



“白曜隆。我吧,那个。”王昊有点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



“hey, you must tell me the truth.”



王昊想起了白曜隆小心翼翼的问他,能不能亲他,想起了白曜隆第一次接吻的样子。



“ok, please listen carefully.”



“mr.bai, I like you .”



“so much.”



11.



你这个骗子。



你这个彻彻底底的骗子。



你得告诉我真相。



告诉你什么真相?告诉你我见你第一眼就对你有好感,告诉你什么真相?告诉你每次你吃蛋糕的时候我都特别想用吻吻掉你嘴边的渣子,告诉你什么真相?告诉你做饭真的超级好吃我特别喜欢。告诉你真相?告诉你我其实喜欢你。



所以请仔细听好。只说一次



白先生,我喜欢你。



喜欢至极。




------------------------


想写个温柔的细水流长的故事,发现实在没有耐心,于是写了个稍微短点的故事。


故事来自我朋友的亲身经历,修改了一点。


希望你也可以遇到一个住在你隔壁,爱着你的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鹿笙.:

这群人怕不是疯了😃

你特别可爱了!喜欢你啊!!!@宫南先生 

改备注改到懵

埋骨之地:

我仿佛是群内清流了

一只橘子:

戏精本精了可以说(
(喝酒害人

宫南先生:

可以说是一群戏精本人了🙋

@一只橘子  @CC  @鹿笙.    @左左左旵  @蝶子xi  @一曜  @仿佛听见有人夸我帅  @美国甜玉米

👆红花会太太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