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chiki Ailey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绝路也作前路,前路不问归途

我俩国旗加身
像是一场永远看不到尽头的婚礼

爱好众多,(沉迷)Lolita、美妆、手工、追星、看书看番看剧看电影,想去学西语、法语

喜好作品范围较广,热爱的cp难以计数,不拆不逆

张继科
马龙
许昕
金钟国
Bigbang
Adam Lambert

女权主义

等一颗番茄

我最后说一次

Beatrice:

谢谢太太。那我就转载这条表立场。


Kornblume:



请不要一声不吭地使用lof的转载功能,如果你转载只是为了给自己收藏文章,麻烦转为您个人可见;一声不吭地在未经作者允许的情况下转走作者的文章是不可取的行为。
假如这篇文章是作者允许转走或公开讨论的,可以这么做;假如作者没有明确说出转载随意公开讨论随意,那就请不要直接按下转载按钮,请务必在转载前征得作者同意。
热度里是看得见被突然转走的文章的,虽然很多时候转走文章的姑娘只是为了存文,但出于安全起见,我会把这之后仍旧一声不吭转载的id全部拉黑。
尊重是相互的,希望大家能明白这个道理。




另:这一段文字可以公开转载。


我最崩溃的,就是看到许昕的那条了

独活:

不想骂人,已经累了,满意了吧😶

BallBang:

这个信息高速发展的时代
这个提倡公平公正公开的时代
那一封所谓的“致歉信”
我就看到了“屈打成招”

他们给立了一扇门
任凭里头汹涌澎湃 浪声击得框框响
门边全是水迹
就在快要把门推倒时候
他们又安上了一道又一道的铁门
把门拴上,捂住眼睛和耳朵
佯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我又看到了“掩耳盗铃”

狮中之王贡献了很多
它老了 尖牙也磨平了很多
可是在它的带领下 很多很优秀的狮子壮大这个群体 守护这片草原
森林协会说嘉奖狮王
结果把它带到最远的地方 拿笼子锁住它
狮子们纷纷跑过去救它们的狮王
嘴巴一张开被皮鞭抽打的皮开肉绽
我看到了“卸磨杀驴”

BallBang:

这个信息高速发展的时代
这个提倡公平公正公开的时代
那一封所谓的“致歉信”
我就看到了“屈打成招”

他们给立了一扇门
任凭里头汹涌澎湃 浪声击得框框响
门边全是水迹
就在快要把门推倒时候
他们又安上了一道又一道的铁门
把门拴上,捂住眼睛和耳朵
佯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我又看到了“掩耳盗铃”

狮中之王贡献了很多
它老了 尖牙也磨平了很多
可是在它的带领下 很多很优秀的狮子壮大这个群体 守护这片草原
森林协会说嘉奖狮王
结果把它带到最远的地方 拿笼子锁住它
狮子们纷纷跑过去救它们的狮王
嘴巴一张开被皮鞭抽打的皮开肉绽
我看到了“卸磨杀驴”

何人与我同往

槲说:

巫见: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停住脚步,轻抚上剑柄。
    “这把剑,是老师从前的佩剑。”
    “老师当年,执此一剑,十步杀一人,尸山血海里走过,杀到白衣变血袍,告诉天下所有人,何谓我泱泱华夏之傲骨,何谓我巍巍炎黄之荣耀。”




    “我辈剑锋所指,唯为国之荣辱。”
    “我入门时,老师要我对天地立誓,只有这一句话。”
 
    “但我今日不想拔剑。”





    “可你的敌人在里面,这不算背誓吗?”
    “……”




    他沉默地太久了,连我都以为他不会再回答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了。
    “一个国家的兴衰荣辱,真的是我们寥寥几人能撑起来的吗?”
    “我的老师昔年征战天下,可他现在在哪里呢?
        我的师叔当日八方浴血,可他现在在哪里呢?”




    “今天我的敌人,不在里面。”




    “国家不是靠一代人,靠几个人撑起来的。而是一代代人,多少人倒下去,就要有多少人站起来。”
    “我今天不从这扇门里走出来,总有一天,会没有人再愿意做英雄。”
    “为国效死是我辈荣耀,我只怕自己死得不值得。”






    “更何况,”
    说到这里,他突然笑了。
    “我当年入老师门下时,还不知道何谓国之荣辱。”
    “我那时候只是个一味崇拜着老师,想做像他那样的大英雄的少年。”
    “是他教我何为剑,是他教我,何为国。”
    “现在,我要去寻他回来。”






    他转过身,在黑暗里扫视过一周,轻声说:
    “何人与我同往。”




    黑暗里站起了许多人,他们沉默地走到这个年轻人身后,就像多年以前,他们追随着他们的老师,踏过每一片战场。




    “走。”






    “你们的老师,可能不会愿意看到你们为他这么做。”
    他停下脚步。
    “我知道。”
    “等老师回来,我会自行向他请罪。”






    我坐在原地,脑海中飞掠过很多事情。
    我想起嵇康,想起广陵散,想起他的三千太学生。
    他们的老师不会成为嵇康。
    然而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他大概也是情愿的。
    这个国家有顽疾要治,有毒瘤要清。他大抵会情愿做这个导火索,而他的弟子,是第一个执起火把的人。
    他会点亮第一处烽火,暴露出这个国家的第一处沉疴。





    年轻人的背影已经远远地离去,清风拂过流云,露出今晚第一缕清辉。




    “我辈剑锋所指,唯为国之荣辱。”
    我的耳边似乎还在回荡着这句话。




    今夜月色真美。









ps:要转的除希望注明出处外一切随意,实在不方便的不注都可以。写这些话就是希望更多人看到,需转则转,不必再问我了。
        以及谢谢还在这里的所有人。


安兮:

关灯我们也不怕,我们也不走。

半夏:

一苇渡江:

徒留我在原地:


大家请多推荐转发

百鬼十方:

原曲:再出发
原作词曲:元朝
只是稍稍改了一些词,大部分没动,我只是觉得,既然它是国乒队员们的战歌,那么也不妨让它代表我们的宣言。